《“懸崖村”扶貧紀事》

分類欄目:扶貧行動

發布于 條評論

《“懸崖村”扶貧紀事》是央視《朝聞天下》接連三天推出的連續報道,一經推出就引發強烈輿論關注。該片也獲得了 第二十七屆中國新聞獎二等獎。

報道是由三篇新聞作品組成,分別為“明知山無路,偏向山上行“、”精不精準,不看形式看成效“和”精準要在每個環節“。三篇新聞通過敘述的方式,層層遞進,展現了四川大涼山的”懸崖村“阿土列爾村村民的艱苦生活環境和阻礙重重的脫貧之路。

新聞在央視首播后,立刻被人民網、新華網、中新網等主流媒體轉載,鳳凰、騰訊、新浪、財經等商業網站也很快轉載,法國、美國、香港等國家和地區華人媒體也紛紛轉載,推特、臉書也有轉發。

之所以受到這么多媒體的關注,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在第一篇報道“明知山無路,偏向山上行“里,央視記者和阿土列爾村的黨委書記一起克服恐懼,排除萬難,系著安全繩,冒著生命危險在懸崖上的那一段跟蹤拍攝。

四川大涼山是全國十四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之一,也是全國最大彝族聚居區。而阿土列爾村是一個位于懸崖上的村子,要進村就只有攀爬800米高的懸崖,普通人來回一趟要走10個小時。

為了緊貼第一期主題“明知山無路,偏向山上行”,記者將第一篇的報道重點放在了懸崖上,除了跟蹤拍攝,還結合了航拍以及制作動畫演示山路的險峻。這些畫面極大的震撼了觀眾。

在選材上也選擇了極富感染力的片段,簡單直白的表現主題。他選擇了一個女記者爬到半路不敢再爬,委屈的央求著“能不能不要上去”,但最后還是在大家的鼓勵下繼續的事件。以及該村的黨委書記曾經險些摔下懸崖,幸好一位老鄉拉住了他的故事。

懸崖再可怕也堅持爬上去,再陡峭,這位黨委書記也依舊來來回回,走了150多趟。這兩個選材既完美表現了艱難的脫貧之路,也緊扣整個系列報道“精準脫貧指日可待”的主題。而這個主題的選擇也對我們的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有重要意義。

2015年底,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習近平總書記向全黨、全國發出了“我們要立下愚公移山志,咬定目標、苦干實干,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確保到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一道邁入全面小康社會”的號召。

記者深入具有代表性的大涼山貧困區,了解貧困人口生活現狀及脫貧工作的開展,報道精準脫貧紀事,緊跟黨中央步伐,體現了黨的喉舌作用。并且將阿土列爾村的脫貧過程報道出來,對于其他貧困地區具有借鑒作用也有利于扶貧干部進一步了解基層。

在內容上,除了選材的典型生動,主題的重大深刻,對社會有重要意義。主題的表現也獨具匠心。充分利用電視報道擁有畫面的特征,通過畫面、字幕動畫、同期聲來多方位體現主題。在拍攝懸崖的片段里,有多段采訪的同期聲出現,但在每段聲音里都有攝像不斷喘氣的聲音。一般來說,這應該算是雜音,但和被訪人的聲音一起留了下來,它真實直白的表現出走這一段懸崖的不容易。并且,解說詞運用了大量的數據來準確的說明大涼山目前面臨的問題。在運用這些數據時并配上了字幕動畫來展現需要注意的數據,幫助觀眾理解解說詞。

在形式上,采用敘述的方式,將整個扶貧過程通過一個故事來展現。主要通過三個扶貧干部的視角來推進事件的發展。從扶貧干部來到這里,融入這里,最后和當地人一起齊心協力走上脫貧路,再到扶貧干部教授當地年輕人脫貧項目的技術要領,讓他們以后自己走上脫貧路。

在結構上,通過不斷提出疑問,解答疑問的方式使整個事件層層遞進,脈絡清晰。連續三集分別關注“出行難”“撥貧款使用”和如何精準“拔窮根”的問題。從出行難提出為什么不整村搬遷或修路,引出大涼山40%村落的海拔在阿土列爾村之上,1600個村莊土地石漠化嚴重,一年里基本顆粒無收。在這些石漠化嚴重的地區,有更迫切的搬遷要求。而不修路則是因為保守估計懸崖村修路需要花費大約4000萬元,懸崖村所在的昭覺縣一年的財政收入才1個億。并且,該縣不通路的村還有33個。那么,如果暫時不搬遷不修路,還有沒有脫貧路?再次提出疑問,將關注重點放在扶貧資金的使用上。 去年12月,,四川省下撥了扶持大涼山彝族貧困地區整村推進的扶貧資金,分到阿土列爾村頭上有100萬,分別打到了村民自己的卡上。扶貧干部打算利用讓村民合資辦一個養羊合作社。幾個干部一點點地給村民們講解什么是分紅,怎樣來入股。讓村民自己來管理合作社,教會村民怎樣“錢生錢”。但養羊能否振興集體經濟?為什么選擇養羊?怎樣來養羊?除了養羊,村里未來還將發展什么其他產業?這些產業又能給村民帶來多少收益?這些問題一個個的提出,將阿土列爾村脫貧過程完整呈現。

在輿論引導上則特意注重了擬態環境的建造。在解說詞部分多次強調了在“十二五”期間,大涼山已有69萬人成功脫貧,剩下的38萬貧困人口大多居住在山高路遠、自然條件惡劣的地方,是脫貧攻擊最難啃的“硬骨頭”。并且強調在這個村里也已經有三分之二的人脫貧。不僅僅是讓觀眾看到村民的貧困,更讓我們看到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越來越多的人成功脫貧,讓我們看到精準脫貧的希望。

但雖然整個片子有很多亮點和可學習的地方,可最后沒能獲得中國新聞獎一等獎。在我看來,第一個原因就是新聞事件發生地沒選好。在報道中多次提到,之所以不修路不搬遷是因為有更多更貧困的村莊。那報道的地點為什么不選在最困難的地方呢?將更貧困地區的脫貧之路報道出來,不是更有借鑒意義嗎?在中國新聞獎的一等獎作品《僵尸企業》里就選取了最具代表性,頻臨破產的企業作為案例。第二個原因,缺少細節的挖掘和提煉。在《僵尸企業》里有兩個細節,企業人員和銀行合作時因利益沖突而摔杯子和職工因企業可能破產而失業,在接受采訪時失語哭泣。這兩個細節沒有直接說出企業面臨的窘境和企業破產對職工的影響,而是用鏡頭說話,更真實更客觀也更容易產生情感的共鳴。第三個原因則是人物不夠鮮活,甚至片面。片子里對村民的鏡頭少之又少,大多是對該村黨委書記和扶貧干部的采訪,努力將扶貧干部塑造為一個有擔當的人,讓觀眾看到精準脫貧的希望。但卻讓村民成為了一些不理解扶貧干部,阻礙扶貧進程的人。干部提議辦養羊合作社,村民卻不愿掏錢合資,連合作社都不知道是什么。但報道該新聞的記者在接受新華網的采訪時又表示,村民們很熱情,勤勞樸實團結,隨口的一句“好像和飲料”,一位老鄉就跑到山下去悄悄買了回來。

雖然新聞最后沒能獲得一等獎,但它產生的社會效果和給懸崖村帶來的變化卻讓人欣喜。新聞播出后,在社會各界包括境外都引起巨大反響。2016年8月,涼山州、昭覺縣統籌財政資金100萬,為阿土列爾村修建了更加安全穩固的鋼梯。目前幼教點也從山下建到了山上,還通了手機4G信號,村衛生室正在修建中。看到村里的變化,外出打工的年輕積極返鄉創業,闖出了“懸崖村”的當地白酒品牌。目前,已有旅游企業看中了當地適合發展戶外探險體驗游的優良旅游資源稟賦,計劃投資3個億,在這里修棧道、索道、懸索橋、空中跨峽谷全景玻璃橋等旅游設施,通過開發旅游將帶動“懸崖村”及周邊村落的脫貧。而“懸崖村”也被列入涼山州委州政府重點扶持的 50個極度貧困村之一。

或許,拿不拿中國新聞獎并不重要,通過新聞而產生的社會效果和給新聞人物帶來的影響才更可貴。這才是真正的新聞力量。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