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藥監局碭山扶貧紀實:讓鄉村脫貧致富的車輪轉起來!

分類欄目:扶貧行動

發布于 條評論

按照中央部署,原國家醫藥管理局從1995年開始定點扶貧安徽省臨泉縣,歷次機構改革沿襲至今。2015年,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新增定點扶貧安徽省碭山縣。

 

23年來

各單位積極調動全系統力量

多方協調支持

始終把做好定點扶貧工作

作為一項重要政治任務扎實推進

先后派出20多名掛職干部

駐縣、駐村工作

取得豐碩成果

兩縣脫貧攻堅進入決勝階段

 

10月20日,雖是周末,但安徽省碭山縣各鎮、村脫貧攻堅工作正熱火朝天地開展著。據碭山縣副縣長(掛職干部)朱明春介紹,該縣計劃2018年15個貧困村出列,1.96萬貧困人口脫貧,實現縣“摘帽”。

2012年,碭山縣被列為國家級貧困縣。2014年,全縣有建檔立卡貧困人口4.92萬戶10.24萬人,貧困村60個。

 

朱明春(右一)和科研人員在考察梨樹園。

 

朱明春是2017年10月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委派到碭山掛職的扶貧干部。面對碭山取得的脫貧攻堅成績,他表示,成績的取得離不開各級黨委、政府的堅強領導,更離不開全體碭山干部群眾的努力、社會各界的支持,以及國家食品藥品監管部門的幫扶。

 

機構改革后,根據國家統籌安排,此前由原國家食藥監總局承擔的碭山、臨泉兩縣定點扶貧工作,由國家藥品監管局繼續承擔。

 

“都知道有位北京來的第一書記”

 

記者從碭山縣城驅車向東北行駛大約20分鐘,便來到了碭山縣碭城鎮林屯村。林屯村占地9平方千米,有耕地5960畝,全村人口4490人。

 

記者在這里看到了該村的駐村第一書記聶大可——2017年5月,他被原國家食藥監總局派到這里蹲點扶貧。

 

聶大可仍然記得第一次來到林屯村時的場景——綠樹成蔭,鳥語花香,但村支部的辦公條件卻很簡陋,開會的會標用墨水寫在紅紙上,再貼到墻上;辦公桌椅很破舊。“當時,我就下決心要改變這里的狀況。”聶大可回憶道。

 

扶貧最重要的是要做到精準識別、精準施策,“量身定制”扶貧脫困方案,下一番“繡花”功夫。支建利今年51歲,是林屯村的農民。記者看到他時很難想到,兩年前他是村里的貧困戶。聶大可了解到:支建利家原本生活不錯,但2015年的一天,他老伴兒爬到梨樹上給花授粉,不慎從高處跌落,從此癱瘓在床。

 

“他是典型的因病致貧。”聶大可說。給支建利建檔后,在政府的幫助下,他的老伴兒享受到醫療保障,看病基本不用花錢,每個月還可領取低保費,基本生活有了保障,并獲得殘疾補助和產業提質增效項目扶持。有了政府政策托底, 再加上精心打理3畝果園,每年有幾千元收入,2017年支建利家實現脫貧。

 

“每個家庭的情況不同,對應的幫扶措施也不一樣。”聶大可說。

 

在林屯村支部辦公室,記者碰到林屯村扶貧小組長李詩峰正在整理貧困戶資料。記者拿起的一張檔案卡記錄著:戶主名叫豆桂河,今年50歲,患腦梗后遺癥。根據檔案,豆桂河家享受到了醫療保障、農資補貼、保潔員(公益性崗位)資格等多項政策,于去年脫貧。

 

“俺們林屯村貧困戶都知道有位北京來的第一書記。”談起聶大可,李詩峰豎起了大拇指。截至目前,林屯村還有未脫貧的建檔立卡貧困戶260戶。對此,聶大可感覺壓力很大。他說:“在這里扶貧,背負著派出單位太多期望。來了就要真心實意、踏踏實實干,幫助林屯村的貧困戶早日脫貧。”

 

“大河無水小河干”

 

貧困村脫貧標準中一個很重要的考核項是村集體收入,農村發展需要產業支撐。“大河無水小河干。”朱明春給記者打了一個形象的比喻。

 

為了讓縣里各個貧困村實現“大河有水”,碭山縣政府先后扶持20家龍頭企業,帶動3萬多戶貧困戶投入經濟發展。“種植基地+電商扶貧驛站+扶貧工廠”是碭山縣探索推行的產業扶貧模式之一。以碭山縣李屯村為例,縣政府財政投入40萬元資金,在這里建設電商扶貧驛站和扶貧工廠。

 

林屯村注冊的“林碭優果”品牌黃桃罐頭。

 

在扶貧工廠內,記者看到,數百袋用果樹枝等碎屑制成的平菇種植包整齊地碼在一起。“這些蘑菇包都是村民們自己制作的,村民可以自愿認養,放在家里約一周時間就能長出平菇。”李屯村電商扶貧驛站理事長、安徽榮浩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李光榮介紹道。

 

李光榮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一個蘑菇包成本8元,能產出4斤~5斤蘑菇,一斤蘑菇賣4元~5元,一包蘑菇的毛利潤約10元。

 

“今年5萬多斤車厘子只用了10天時間就賣完了,這要感謝政府的產銷對接幫扶。”李光榮告訴記者,這些車厘子能順利銷售出去,離不開扶貧干部的努力。

 

掛職干部是國家定點扶貧單位和貧困縣之間的“橋梁”“紐帶”。為支持碭山縣做好電商扶貧文章,朱明春四處奔波,在原國家食藥監總局、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及國家藥監局的幫助下,協調水果行業銷售大戶,幫助碭山銷售水果。

 

為加強電商助力脫貧攻堅的針對性,碭山縣探索推行“一個電商對接一個村”模式。今年4月,李屯村與安徽鮮果時光有限公司成功對接。車厘子成熟時,該公司一次性就包銷了1萬多斤。

 

在林屯村,聶大可也琢磨著利用自己的工作經驗為村里的產業發展貢獻一份力量。

 

林屯村有5960畝地,其中4520畝種的都是黃桃。聶大可決定在黃桃種植和銷售上做文章。在推動林屯村建成國家級碭山黃桃標準化示范區的同時,他利用上級的幫扶資金和自身資源聯系企業幫扶資金,為村里建成了碭城鎮林屯村電商物流配送中心,用于黃桃、酥梨等水果的分揀包裝。

 

在聶大可的推動下,林屯村注冊了“林碭優果”品牌。此外,該村利用國家藥監部門幫扶資金建造的鋼構大棚也已經種上了第一茬芹菜。在各方的大力幫扶下,林屯村集體收入從零開始,增加到目前的10萬元。

 

“產出最好吃的梨”

 

 

明代《徐州府志》記載,碭山產梨,種植梨樹的歷史至少已有500年。

 

為支持碭山做好“水果”文章,原國家食藥監總局、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藥監局和掛職干部竭盡全力。今年3月,在原國家質檢總局的幫助下,碭山縣獲批建設“全國碭山酥梨產業知名品牌創建示范區”。6月22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藥監局共同在京召開碭山縣水果產業發展座談會,邀請水果種植、加工、銷售等領域的知名專家和企業代表參加,為碭山縣水果產業發展出謀劃策,搭建合作開發橋梁。

 

9月20日,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藥監局的支持下,由中國果品流通協會和碭山縣政府共同主辦的中國梨果產業年會暨碭山酥梨產銷對接大會成功召開。會上,碭山酥梨生產企業、合作社與20多家來自全國16個省(區、市)的水果采購商、水果電商達成合作意向。與此同時,由碭山縣商務局、市場監管局、農委牽頭打造的碭山酥梨網啟動運行。

 

李屯村電商扶貧驛站。

 

在做好把碭山水果推廣好這篇文章上,朱明春精心謀篇,親力親為,付出了諸多心血和汗水。今年國慶節放假期間,朱明春回到北京,報到的第一站不是家,而是中國農科院農產品加工研究所,在這里尋求水果深加工研究合作支持。在他看來,酥梨的品質提升和宣傳不能只靠口碑,還要靠科學。“掛職副縣長,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幫助碭山產出最好吃的梨。”朱明春說。10月19日,記者在原國家食藥監總局、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和國家藥監局支持建設的碭山縣區域性檢測中心看到,該中心主體建設即將竣工。在施工現場,朱明春指著大樓告訴記者,中心建成后可承接碭山縣及周邊區域食品及多種產品檢驗檢測工作,助力碭山果蔬更有安全保障和品牌支持。

 

望著遍地開花的扶貧驛站,看著已經順利運營的碭山酥梨網,扶貧已一年多的朱明春感慨良多:帶著組織的重托,在無處不在的脫貧攻堅氛圍中,自己時時刻刻感受著基層干部和百姓發展致富的信心和決心。

 

聶大可對林屯村的脫貧工作也越來越有信心。談到自己明年5月掛職將結束時,他說:“等回去了,村子的致富車輪還能轉起來,我才放心。”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